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教育研究 > 教研成果
烟雨江南
发布时间:2017-04-22 来源:通校 浏览:8113 次

烟雨江南

春回大地,春色撩人。陶行知说,春天不是读书天,掀开门帘,投奔自然。春天不是读书天,鸟语树尖,花笑西园。宁梦蝴蝶,与花同眠。是的,如此春光,我们怎么能局促一室之内,何不投奔自然,与花同眠呢,前几日,我们带着弟子们一路欢歌,研学苏州、无锡,丢开书本,扑进了春天的怀抱。

一出校门,孩子们像出笼的小鸟,叽叽喳喳,兴奋不已。车窗外满眼碧绿,繁花似锦。春风绵柔,轻抚面颊;春阳和煦,温暖身心。最美人间四月天,‘柳眼眉腮,已觉春心动’。

下午第一站游览留园,留园原是明代嘉靖年间太仆寺卿徐泰时的东园,是他的私家园林,后来几经辗转,现在与北京颐和园、河北承德的避暑山庄、苏州拙政园并称中国四大名园。它融山水、田园、山林、庭院不同景色为一体。园内建筑布置精巧、奇石众多、假山堆叠、池水荡漾、回廊幽深。孩子们在假山奇石间嬉戏,在回廊池水边流连,在花木垂柳下留影、、、个个笑靥如花。

没想到下午还是阳光灿烂,第二天便下起了蒙蒙细雨。也许是上天有意而为,正是这场意外的绵绵春雨,让我感受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江南,一个烟雨下的江南。虽然我不止一次来过这里,但是雨雾笼罩下的江南却是另一番美景。

烟雨江南,如诗如梦;江南烟雨,如丝如织。

细雨蒙蒙中,大巴载着我们驶向无锡影视基地,隔着玻璃窗,雨中的无锡城少了一份喧嚣,多了一份安详。沿途的绿树经雨水洗刷后,干净、饱满、青翠欲滴。还有路边那些正盛开的不知名的鲜花,犹如刚出浴的美人,在微风中摇曳多姿、风情万种、惹人怜爱。也许它们也懂得青春虽然美好,却很短暂,所以要尽情绽放、恣意挥洒,才不虚此生吧。

经过一段葱茏苍翠的山路,到达风景秀丽的景区。一下车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国城门楼。高大的城门楼上,旗幡招展,城内广场上赫然耸立一座巨大的汉鼎,滚滚浓烟从鼎内升腾而起,为三国景点平添了硝烟弥漫的烽火气息。那巍峨的城墙、雄伟的大殿、层层的台阶、市井民居、仿真的草船还有形态各异的人物雕塑等等,无不显示建造者用心之良苦。雨中漫步其中,我们似乎已经穿越到了那个时代,领略到到一个个或惊险,或悲壮,或喜悦的久远的故事。感受到上至帝王下至百姓的生活,也让我们陷入对历史的深深思考中······

最让我们激情高涨的是雨中领略了“三英战吕布”的激烈场面,跑马场上,当雄壮的音乐响起时,游客们心潮澎湃,跑马场的周围围得水泄不通,他们早已忘了自己身在雨中,再大的雨也浇灭不了他们的热情。一个个凝神专注、举机拍照。虽是一场演出,却再现了历史,再现了惊心动魄的战争场面,也让我们再见英雄的气魄,再听英雄的赞歌,体会到乱世英雄跃马扬鞭、指点江山的豪迈气概。无论历史如何变迁,人们对英雄的崇拜和热爱是永远不变的。可惜这些英雄都早已经湮没在历史的烟雨之中了。

如果说烟雨下的无锡城是一首诗,那么此时此刻便是一首雄浑、豪放的诗。

我们站在太湖岸边,我们走在吴门桥上,我们坐在盘门亭里,感受蒙蒙细雨在空中飘落。飘散在远方的高山、旷野;飘散在眼前的树梢、枝头。也飘散了千百年的时光,诉说着千百年的沧桑。坐在大巴里,收不回漫无边际的思绪,就像窗外如烟如纱的小雨,迷迷茫茫无穷无尽。不禁想起杜牧的江南春‘千里莺啼绿映红,水村山郭酒旗风,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’如今它们都成了历史的遗物,成为江南美妙风景的一部分了。

下午,导游又带我们到了另一个景点——鼋头渚,传说,因为有巨石突入湖中像鼋而得名,鼋头渚有“太湖第一名胜”之称,山清水秀,浑然天成,是太湖风景的精华所在,当代大诗人郭沫若的“太湖佳绝处,毕竟在鼋头”的诗句赞誉,更使鼋头渚风韵流扬境内海外。

我们乘船而往,坐在飘荡的船里,耳畔萦绕着柔软的吴侬软语,如莺声鸟语。在雨雾中,看烟波浩淼的湖面,隐约可见的远山,青葱苍翠的绿树,络绎不绝的游人。眼前就是一幅意境优美的水墨山水画,又是一首含蓄柔美的婉约诗。有“舟行碧波上,人在画中游”感觉。

鼋头渚三面环水,唯一通向鼋头渚的路上,有一座拱形古桥,名曰“长春桥’,高耸湖面,堤岸遍植樱花。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撑着不同颜色的伞从桥上走过。雨水冲洗掉青石桥上留下多少来来往往的足迹,碎花伞下的面容依旧那么娇艳迷人。

导游说,鼋头渚还是世界三大赏樱地之一,鼋头渚内有3万多株樱花,樱花节期间,樱花如云似霞,美不胜收,可惜我们来晚了,只能看到被雨水冲洗过的满地的落樱。沿着湖边的小道,走过会仙桥,穿过南天门,来到了天街,这里有美丽的小泥人,有珍珠、玛瑙,还有手工制作的美丽的扇子,可以绣上姑娘的名字。我心想,天宫里的街道估计就是卖这些东西吧。天街与其他景点不同的是,有很多有意思的对联,我印像深刻的是“舞台小天地,天地大舞台。”“市列霄汉非俗界,客上天街做神仙”“道是非天非地路,果真亦仙亦凡桥”。传说玉帝巡天至太湖仙境,驻足不前,下落凡间,畅游太湖一遭。我寻思着,生活在天街里的人一定过着神仙般的生活吧。

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,我们来不及看其他的景点,便匆匆坐上回航的船。心里还在浮想那天宫画境,难怪那玉帝老儿巡天到太湖鼋头渚,不愿回天,我想这雨天雾气中的鼋头渚会不会让他觉得那就是天宫了呢?